全国螃蟹养殖供应社

朴扣东:当前韩国最为紧迫的是取消萨德部署决定

战略网军事2018-09-02 14:00:40

  原标题|朴扣东:对当前韩国政局不稳的历史背景与未来走向之分析

  最近一段时间,韩国政局风云跌宕。分析人士指出,随着韩国总统朴槿惠11月29日针对“闺密干政门”事件发表第三次国民谈话,称愿依国会安排及法律程序提前卸任,韩国政局未来发展将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就是弹劾。根据弹劾程序的相关规定,弹劾议案在国会需获得三分之二即200票以上赞成方可通过。目前,在野党拥有171个议席,朴槿惠谈话前已表明赞成弹劾意向的执政党议员有40余人。若弹劾案通过,议案将交付宪法法院裁决。宪法法院最迟需在180天内作出裁决。然而,弹劾过程漫长,充满变数,随时都有夭折的可能。

  第二种可能,就是有序退位。即让朴槿惠只保留总统名分,将实权交给总理和内阁,以实现政局平稳过渡。但这种安排将涉及韩国朝野的另一主要分歧,即在过渡阶段对总理人选、过渡内阁组建的主导权之争。表面上看,朴槿惠是将自己的去留交给国会,但实际上,国会接到的是“烫手山芋”。如果国会连总理人选都僵持不下,总统去留时间就更没人能说了算。谁在权力空白期出任总理,这可能是下一步政局发展的关键。

  第三个可能就是修宪。韩国舆论分析,朴槿惠说的“按照法律程序卸任”,可能暗指修宪。主张修宪派认为,修宪内容可包括将总统任期从5年缩短为4年、缩小总统权限甚至改行议会内阁制等。这样一来,朴槿惠所说的“缩短任期”,意味着并非弹劾下台或辞职下台,而是走完了“新宪法”设定的总统任期。但修宪方案遭到安哲秀等在野党下届总统热门候选人的反对。执政党内“非朴派”议员也指出,从民意和在野党的立场看,修宪主张难以实现。

  有分析认为,这三种可能性的时间表都指向了2017年6月,即提前半年举行总统大选。可以预料,这期间韩国政坛争斗不会平息,由此引发的社会不安也将会持续。

  那么,为什么韩国政局会呈现出如此变化莫测的变数?韩国政局未来发展的新动向与新趋势又将如何?这还要从整个东北亚战略格局和韩国政局的历史演变的背景加以考量和研判。

  我们知道,韩国自1948年建国到现在,历经11位总统,没有一位是“善终”结局。第一任总统李承晚被政变推翻流亡美国,第二任总统尹潽善也被军事政变推翻,第三任总统朴正熙则被刺杀身亡,第四任总统崔圭夏同样被军事政变推翻,第五任总统全斗焕后来被清算曾判死刑最终坐多年牢,第六任总统卢泰愚则因贪腐问题坐牢,第七任总统金泳三的儿子因受贿坐牢,第八任总统金大中的儿子因受贿坐牢,第九任总统卢武铉不堪调查受辱自杀身亡,第十任总统李明博则因哥哥受贿身败名裂名声扫地,到了第十一任总统朴槿惠现在则深陷“闺蜜干政门”,其结局估计也很惨淡。

  对此,只要我们略加分析,感到还是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和根源的:

  一、韩国并非主权完全独立。

  在“丛林法则”盛行的世界,小国政治本来就易受大国影响,而韩国却又恰恰绝非一个主权完全独立的国家,至今本土尚有数万美国驻军,韩国政府甚至连对本国军队的指挥权都没有。这样的国家,政治上无疑受制于美国。政治上受制于美国,作为仆从国的总统一旦得罪了宗主国,也就到了被撤换的时候了。如果大家注意,会发现韩国曾有两任总统是被军事政变推翻的,这都是因为军人只要发现美国对时任总统不满,就会采取行动进行政治投机,也就会发生政变。

  二、韩国从法理上根不正苗不红。

  当年韩国是在美国的主导下,在原有日伪政府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政府。所以,建国初期,连韩国人自己都不服甚至不认这样的政府,反美反政府力量很强,这也是为什么李承晚政府一定要采取独裁手段的根本原因所在。

#p#副标题#e#

  李承晚最后的任期非常肆无忌惮,不但控制言论自由,甚至对政敌采取肉体消灭手段。1956年9月28日,李承晚的心腹李起鹏暗杀副总统张勉未遂事件,之后更是不断强化专制独裁。甚至连美国人都看不下去了,帮助其十多年的美国顾问奥利华建议其退休被其严词拒绝。1960年独裁统治下的矛盾终于激化,韩国爆发了四?一九革命,李承晚政权动员军队血腥镇压导致大量伤亡,最后美国考虑自己的利益迫于压力放弃了李承晚,李承晚辞职流亡美国夏威夷。

  由于根不正苗不红,韩国政治从建国开始就非常复杂,民间力量和美国傀儡政权争夺极其激烈,这最终导致了韩国首任总统被赶下台。

  三、韩国从地缘上就是在大国夹缝中生存。

  韩国自建国以来就生存在美苏中三国的夹缝之中,冷战时期朝鲜半岛是斗争前沿,一度爆发朝鲜战争。停战后的韩国也一直在大国的夹缝中,苏联解体前主要是美苏的夹缝,进入21世纪又是中美的夹缝。

  如果大家注意观察,会发现在美苏对抗时期,总统被推翻的多,原因是大国较量下必然导致韩国内部政治派别之间有巨大的对抗力量,最终往往会导致总统难以善终。苏联解体后,中国还未强,这期间韩国总统总体情况有所好转。1992年,苏联解体后当选总统的金泳三只是儿子坐牢,继任者金大中也是儿子坐牢,卢武铉则是因为不堪受辱自杀(不自杀的话估计也只是身败名裂),李明博只是身败名裂而已。到了朴槿惠之所以现在情况很糟糕,根本原因是她的任期内恰恰是中美在进入21世纪后在西太平洋较量最激烈的阶段,结果很不幸朴槿惠在战略上跑偏了,中美激烈拨一下她翻车是必然的结果。

  事实上,我们也可以预料,未来朴槿惠的继任者也将非常艰难,搞不好还是会步朴槿惠后尘的。

  四、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长期尖锐对峙。

  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长期尖锐对峙,使得韩国总统在民族政策上稍有不慎也成为被清算之源。譬如,金泳三阻止美国对朝鲜空袭,金大中对朝鲜的“阳光政策”最终都是他们被清算的很重要的内在原因。所以,朝鲜半岛南北长期尖锐对立对韩国的政治影响也很大。

  五、韩国民族性格容易走极端。

  韩国这个国家的民族性格比较特别,比较容易出现极端情绪。这种性格的国家在政治上往往不太成熟,在进行内部政治博弈时往往也选择较为极端的手段。如此一来,当一派获得胜利,往往会把另一派往死里整。如果韩国民族懂得包容和忍让,或者国家内部像日本一样有非常强的秩序性,韩国政治也不会如此。

  六、韩国缺乏统一而独立的国家思想体系。

  韩国这个国家思想上是比较复杂的。建国以来韩国民众对政府就是不满的,这种不满使得韩国在冷战背景下最初不得不采取独裁统治。后来,由于反弹力量太大,韩国最终在1980年爆发“光州事件”,该事件也敲响了韩国独裁的丧钟。

  1992年,金泳三成为总统后开始加速推进民主进程。然而,不管韩国怎么学习西式民主,他们从根上说都缺少独立的、系统的国家思想体系,这也使得他们的政治思想在各派别之间有很大差异,这种差异会促使矛盾激化。同样是朝鲜民族,朝鲜的政治虽然封闭,但他们却是稳定的,韩国不管是独裁时期还是民主时期都不稳定。朝鲜的稳定源于其政治思想的独立性和对国家的自我掌控能力。

  综上所述,从历史渊源上考量,韩国政局长期不稳,是有着深刻的背景和根源的。但仅就朴槿惠面临的这场“闺密干政门”危机来看,当然也有其自身的演化逻辑:

  一、“萨德”入韩。其结果必然是中美两个大国战略博弈的焦点转向了韩国,这中间还有俄罗斯、日本和朝鲜的力量。全世界三个大国的较量集中在韩国,可想而知韩国身上会有多大的外部政治压力。韩国内部政治必然因这种外部压力而矛盾激化。

  二、朝日必然充分利用韩国的战略失误,将韩国的国家安全和国家政策拉到一个畸形状态。这种畸形状态下所带来的是韩国政府与韩国民众的离心离德倾向日益加深,韩国国家安全和半岛稳定势必被严重破坏。这种反弹力,最终必然反弹到青瓦台的朴槿惠身上。

  三、韩国建国以来一直有政治清算的传统。朴槿惠政治上出现如此重大的纰漏,已经危害到国家的生死存亡,反对力量岂能不借机清算朴槿惠?

  个人愚见,正是基于这样的逻辑,才有“闺蜜干政门”在出现两年后突然发酵,才有“干政门”后的“整容门”以及未来可能爆发的“贪腐门”等。其实,各种“门”只是表征,就像身体有炎症可能会头疼发热一样,各种“门”不过是头疼发热的表象,而“炎症”归根结底还是“萨德”入韩

  再具体说来,朴槿惠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关键是犯了如下错误:

  一、对大国博弈落在半岛上的形势认识不清。

  朴槿惠对中美大国博弈有没有认识?显然是有认识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否则其上台后不太可能做出亲近中国的举动以获得在中美之间的战略平衡。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朴槿惠还刻意在历史问题上和中国步调一致以恶化与日本的关系,从而对冲美日韩联盟的推动。这一切的行为都非常明智,如果对大国博弈的形势没有一定认识不太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或者说,其智囊中至少有对中美大国博弈形势深刻认识的人,她自己认识得不够,当她因某种原因失去这个智囊的支持后,她再难做出明智的选择。但总而言之,她做出错误的战略选择表明,至少她对大国博弈在半岛局势上的投影认识得不深刻,这是她陷入迷局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对中国期望过高,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朴槿惠上台后大力发展对华友好关系,但她对中国有过高的期待,她寄望于中国以一己之力完全控制住朝鲜。事实上,这也再次表明她对半岛局势、对朝鲜都认识浅薄。历史充分表明,中国与朝鲜的关系微妙,各种现实情况决定中国根本不可能完全控制住朝鲜,加之朴槿惠对美国在朝鲜弃核问题上的真正企图缺乏正确的认识,致使朴槿惠对中国期望过高。当朝鲜冒险核试验后,朴槿惠对中国彻底失望,这是她态度逆转的根本原因之一。

  三、对半岛统一过于理想化。

  朴槿惠对半岛局势认识浅薄的另一个表现为,她竟然寄望于朝鲜半岛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统一,并且将这种期望寄托在中国身上。很显然,这是对中美大国博弈下的半岛局势缺乏认识,更是对大国博弈的现实状况缺乏认识。当这种“理想化”和不切实际的“妄想”被朝鲜核试验给浇灭后,朴槿惠态度出现了180°大转弯。但很显然,这个转弯就是战略性错误。

  四、决策过于极端化和情绪化。

  一个国家,决策一定要求稳,不可极端化、情绪化。然而,朴槿惠作为一国之君,其决策恰恰凸显出了极端化和情绪化。2015年9月3日还顶住美国巨大压力作为中国贵宾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结果2016年1月在朝鲜核试验后就决定与中国为敌部署“萨德”,这个急转弯真的是太急了,这是情绪极端化的典型表现。这样情绪下的国家决策,岂能不错?

  五、引入“萨德”,落入“美日韩联盟”陷阱。

  韩国引入“萨德”,接着必然会被裹进拥有“亚洲小北约”之称的美日韩联盟陷阱。对韩国来说,一旦跌入这个陷阱将不可自拔。因为,这意味着中美俄的大国博弈的着力点将集中在朝鲜半岛。如此一来,不但韩国经济将遭受重创,韩国内政将会陷入混乱,韩国的国家安全将大大受损。这种战略性错误一旦犯下,将无可挽回,韩国内部将会被撕裂,政治陷入长期的不稳定,纠偏将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事实上,朴槿惠的今天是本可避免的,她之所以滑入深渊是因为思想极端、缺乏大局观和对整个东北亚战略格局的深刻认识、决策主见也不够,这一切最终导致她的执政给韩国带来了灾难,而各种见不得人的东西在巨大矛盾激化下被曝光也给她自己也带来了灾难!

  那么,就韩国而言,如何才能审时度势,趋利避害,特别是在面对中美两个大国未来一二十年在西太平洋持续博弈的背景下,韩国的政治生态要规避风险走出怪圈,就必须正确处理好如下四方面的关系:

  一、正确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毫无疑问,中国在复兴在崛起,韩国未来与中国处理不好关系,国家肯定好不了。当前最为紧迫的是择机取消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决定。

  二、适时调整好与美国的关系。韩国现在的立国之本依然是美国的安全保护,所以对韩国来说对美关系是重中之重。

  三、妥善处理好韩朝关系。虽然一个民族,但持续对立半个多世纪,这是大国较量的结果,并非朝鲜民族自己的选择,是被动的。但是,如果说过去是没有自主权的被动,现在总该要寻求点自主权了。这方面,朝鲜比韩国做得好得多。韩国没有自主权,因自主权都被美国控制,这导致他们对朝没有自主权,于是对朝关系总是处理不好。

  四、努力处理好内部政治派别间的和解。这个和解,很重要在于韩国人自己在制度上进行改进,同时在民心上进行统一。

  考虑到美国依然是韩国的立国之本,因此继续保持与美国的紧密关系是必要的,但这个必要务必不能损害中国的战略利益,否则中美矛盾激化账必然算在韩国头上。

  现在比较务实的办法就是和美国巩固关系但绝不能形成美日韩联盟,不能让“萨德”入韩;与中国交往,经济上多融合,政治上保持相应的距离,然后和中国合作在朝鲜半岛内部努力缓和与朝鲜的关系。

  然后,把主要精力放在发展国内经济上,尽量回避参与地缘政治博弈,对外尽量保持一种无为中立的状态。如此,韩国在地缘政治上可以尽量做到战略平衡,让大国较量的博弈点从自己身上移开,方可保国家平安。

  如果韩国不遵循上述思路,过于左右摇摆并过于积极参与地缘政治博弈,不能小心翼翼走无为、中庸之道,那么未来的韩国总统只能步朴槿惠后尘,不会有第二个结果,而且韩国也不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是一种鼓励 分享传递友谊关注是一种认同



给公众号回复数字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251】:真相被揭露!震动中央!太可怕了!

【252】:美国这次对日本下狠手!中国一片欢呼!(删前速看)

【253】:骂中国共产党的人,都在看这个!

【254】:习李时代为何频繁提毛主席?看过之后你就明白了!

【255】:中国故意泄露15种世界顶级武器,美俄惊呆!强大的中国!!!



Copyright © 全国螃蟹养殖供应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