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螃蟹养殖供应社

1、真耶稣教会的历史就是一部清除本教会中撒但一会的历史

真耶稣教会道理的更正与重建2018-10-25 09:50:38

一、五旬节运动及其系统教会的出现、魏保罗设立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都是撒但的作为

        一九零六年,在美国洛杉矶市一个黑人小教会里,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求圣灵充满以奋兴普世教会,果然很多人能说灵言。于是很多人前往祈求,以致草舍容不下。消息传往各地,各国传道人前往查经,也能说灵言,回去后大力宣传,于是在全球掀起了五旬节运动的热潮。一九一零年,五旬节系统的教会组织总会,设立神学院培养了五千名传道,这些传道到世界各地,建立了五旬节系统的教会。五旬节派的教会很多,后经努力联结为“联合五旬节会”。其教义重点是:注重方言祷告;主张独一神观;主张施洗奉耶稣基督的名,但浸礼面向上,一定在活水中;对圣餐礼规定用一个无酵饼和葡萄汁;特别注重灵修。他们还伴有身体震动、灵笑等。
       在五旬节系统的教会中,我们知道的后来在真耶稣教会的人有三个:魏保罗、张灵生、张巴拿巴。在五旬节系统教会的基础上,魏保罗于一九一七年成立了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魏保罗得启示要更正各教派,其他各教派都要叫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万国更正教还有好几个别的名字。
       感谢神的带领, 现在我们来探讨一下五旬节运动的实质。很多人都认为五旬节运动时人们受的是圣灵,其实他们受的是邪灵,因为受圣灵时不会
身体震动,也不会灵笑,受圣灵只会说方言,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详细讨论。现在,我们只看它的洗礼面朝上,跟主耶稣死的时候面朝下不一致,就知道它是错误的,因为我们要在主耶稣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6:5)。真理只有一是,没有似是而非的(提前6:20)。因此,我们得知五旬节运动中的灵言是邪灵的作为。

       魏保罗设立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也是撒但的作为。首先,我们真耶稣教会的任务之一不是要更正其他各教派,而是要将其他各教派中神的选民带到真耶稣教会来(约10:16);其次会名也不对,神不可能告诉魏保罗一个教会名,以后又改成别的名字,因为神是信实的。

二、五旬节系统的教会和魏保罗的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对真耶稣教会的破坏性影响
       1、五旬节运动的灵言杂有身体震动,还有灵笑,故此,我们真耶稣教会固执地认为受圣灵除了会说灵言外,还会灵哭、灵笑、灵舞,和身体震动,虽然圣经上只记载受圣灵会说方言。
       2、五旬节系统的教会设立总会,魏保罗的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也跟着设立总会。魏保罗设立总会使得稚嫩的真耶稣教会也跟着设立总会,并且还设立支会、分会、区会、祈祷所五级机构。尽管神使总会在一九五六年解散,但教会仍没有认识到设立总会和各级分会都是不符圣经规定的。当教会认识到北派是偏离真道的教派后,感谢神,真耶稣教会南派从福建开始重新向中国各地传播,但教会却又重新开始设立总会等各级组织机构,违背神的旨意。我们管理教会不可越过圣经的教训,因为使徒教会没有设总会,也没有设什么支会。

       3、魏保罗祷告要圣灵说是的模式使许多人效仿,使得许多人被邪灵迷惑。因为我们祷告时圣灵是不会来回答的。
       4、魏保罗说神对他说话,使许多真耶稣教会的信徒以为现在神还会和人说话。使徒时代,由于没有完全的圣经做指导,所以有时神会亲自和使徒说话。但今天圣经已经全面,神要说的话都在圣经当中,我们只要好好祷告,认真读经,努力遵行神的旨意,神就会带领我们明白神的旨意,所以神是不会和我们说话的。偶尔,神也会通过异象和异梦来带领我们。
       如果我们祷告时觉得会有声音跟自己说话,就一定会被撒但掳走,如张巴拿巴模仿魏保罗祷告要圣灵说是的模式而被撒旦掳走。当然,张巴拿巴被掳走的原因还有就是沾染世俗等。张巴拿巴在进入真耶稣教会前是一个古董商,但也不见他后来抛弃做古董的职业,我们知道,古董大都是世俗文化的载体。
       5、魏保罗得启示说教会的使命是要更正各教派,使得张灵生等信徒都偏离了真道。直到今天,我们真耶稣教会还有许多人也这样认为。也使得我们在传道的过程中让许多外教派(包括北派)整个归回,这样就使得许多不是神选民的人也成为“信徒”。
       6、魏以撒开代表大会、开灵恩会使得真耶稣教会不加思索地跟着执行。使徒教会没有开过代表大会,他们只是有争议时大家一起祷告神,再解决问题。今天,我们行事为人有圣经作指导,大家只要一起遵照圣经行事就可以了。使徒教会也没有开过灵恩会,神把圣灵赐给顺从的信徒(徒5:32),并不是教会开灵恩会神就会将就把圣灵多赐给人。如果是这样,教会就作了神的主人,支配神赐圣灵的时候。

三、在神设立真耶稣教会前受洗的人其实都没有接受真耶稣教会的洗礼,包括魏保罗,因为那时真耶稣教会还没有成立
       神于一九一八年下半年在天津设立了真耶稣教会,当时,魏保罗在天津要写开布道会用的会旗(天津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于一九一八年下半年成立),但天津的工人王彼得不小心将“耶稣真教会”写成了“真耶稣教会”。感谢神,其实这是神在带领王彼得,并感动魏保罗认同这个教会名,此时,真耶稣教会才成立。
       显然,在一九一八年下半年真耶稣教会成立前受洗的人都没有接受真耶稣教会的洗礼,包括魏保罗(魏保罗于一九一七年阴历四月八日受洗)。张灵生和张巴拿巴在神设立真耶稣教会前也曾与魏保罗见过面,但一直没有受魏保罗的洗,因此才有机会在真耶稣教会成立后互相施洗。如果他们之前已经接受了魏保罗的施洗,就不会想到再互相施洗了。感谢神的保守,他们二人都接受了真耶稣教会的洗礼,他们是真耶稣教会的首批信徒。
        魏保罗就是《约翰福音》第十章第七和八节主耶稣所告诉我们的盗贼,因为那时主耶稣还没有成立真耶稣教会,也就是说主耶稣还没有来,魏保罗已经来了。撒但也知道神会在使徒教会之后要重新兴起一个教会,当神兴起人为华人信徒预备中文圣经,就是翻译《和合本圣经》时,撒但就兴起了五旬节运动。在真耶稣教会成立的前一年,撒但又启示魏保罗成立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使得大家都以为这就是神要设立的教会。为了让大家相信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与真耶稣教会是同一个教会,撒但使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还有其他好几个名字,它要让大家觉得真耶稣教会也是其中的一个名字。并且,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成立后,撒但就使五旬节系统教会少有人再说灵言,它的目的就是要让人觉得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是五旬节系统教会的传承。果然,在短短的时间内,魏保罗及其设立的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已经在中国有了很大的影响,大家都以为这就是神在中国设立的教会,魏保罗就是神拣选的工人。如果这时神设立一个与魏保罗毫无关系的真耶稣教会,人们反而不相信这是神设立的教会,因此神就在魏保罗的基础上设立了真耶稣教会。好在主耶稣在世时已经告诉了我们辨别盗贼的方法,使我们能得知魏保罗就是盗贼。然而,主耶稣真正的门徒张巴拿巴和张灵生等人却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反而十分崇拜魏保罗,甚至效仿他的祷告模式。一九一九年,神击杀了正当壮年的魏保罗,但神的门徒们依然没有明白神的作为。所以,在魏保罗临死前撒但依然在他身上显神迹来迷惑信徒,并且接着在魏以撒身上做工来破坏教会。

四、神从真耶稣教会中分别出撒但一会(北派)
        感谢神带领我们得知,在真耶稣教会成立前受洗的人都不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那么,在真耶稣教会成立后,由这些人施洗的人也就都不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因为他们的施洗没有功效。以及一切由以上所说不是真耶稣教会信徒施洗的人,他们都不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这些人形成了一大军队,他们都没有接受真耶稣教会的合格洗礼;由张巴拿巴和张灵生施洗的人和被他们二人施洗后再施洗的其他人也形成了一个军队,他们受的是真耶稣教会的洗礼。感谢神,神的羊不听从盗贼(约10:8),他们两种人领受的道理就有了很大的分别。在一九二四年他们自然分成两派:南派和北派。北派信徒就是如魏保罗一样,没有接受过真耶稣教会洗礼的人,他们是撒但一会,自称为属灵的犹太人,实际上不是属灵的犹太人(罗2:28);南派就是接受了真耶稣教会洗礼的人。
       感谢神,目前福建、广东、台湾、香港等国内和所有海外的真耶稣教会都是南派教会,中国大陆其他地方则两种教会都有 。


五、真耶稣教会被撒但一会(北派)控制,教会败坏

       因为教会工人和信徒不能明白神的道理,更不能明白神的作为,所以,教会于一九二七年南北合一,实际上是撒但一派在教会得势。一九二八年教会设立新的总会,实际上教会被北派吞吃,张巴拿巴被撒但掳走。


六、神出手使撒但一会(北派)控制的真耶稣教会几乎消亡,并保护海外真耶稣教会免受北派的影响。教会终于认识到北派是偏离真道的教派,此时,教会从福建开始向全国传播

        一九二七年,教会南北合一的那一年,国共开始对抗,战争一直持续到一九四九年;一九三一年又开始了十四年的抗日战争,战争使得真耶稣教会的一些聚会场所毁于炮火。同时也使得许多世俗建筑物被毁,因为真耶稣教会的信徒不明白不能沾染世俗的道理。     

       一九五零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世界形成两种对抗的意识形态。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基督教是另一种意识形态,因此中国政府就开始拒绝一切在华的基督教人士,断绝中国基督教与外国宗教团体的联系,并于一九五四年成立三自爱国会。感谢神,这样就除掉海外真耶稣教会受中国北派的影响。以前中国在战乱中,北派无暇顾及海外真耶稣教会,海外的真耶稣教会就没有受到北派的影响。

        一九五七年开始至一九七九年,真耶稣教会北派几乎消亡,这期间,神通过各种政治斗争、自然灾害、基督徒联合聚会、文化大革命政治迫害等手段,使得真耶稣教会(实际上是北派控制着真耶稣教会)几乎消亡。期间,福建真耶稣教会被允许独立聚会,但和基督教共用一个会堂。福建由于没有北派教会,所以受北派影响相对小一点,但也深受北派的影响。虽然,神比较恩待福建真耶稣教会,但他们依然没有认清北派是撒但一会,也没有明白神的作为,因此,在文革中福建真耶稣教会也被禁止聚会。感谢神的带领,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教会终于认识到北派是偏离真道的教派,但仍然没能认识到它是撒但一会。 感谢神,这时,信仰恢复自由,但北派也开始复苏。这时,有许多北派信徒归向我们南派真耶稣教会,此后,就有陆续有大量北派信徒归向我们南派真耶稣教会。当然,教会让北派整个地方教会都归向我们是违背圣经真理的,因为北派和其他外教会一样都不是神的教会,其中只有一些人是神的羊。

       感谢神,在世俗文化非常浓烈的中国,神通过新文化运动,通过战争,通过共产党不相信宗教,特别是通过文化大革命的除四害,使得世俗文化物品得到极大地破坏。 这时兴起的真耶稣教会信徒就能够做到不沾染世俗了,并且复兴的真耶稣教会也明白了北派是偏离真道的教派。 终于,政府对教会的政策放宽了,教会可以自由聚会了。此时,福建的信徒纷纷出到全国各地去打工,于是中国各地就有了南派真耶稣教会。


七、没有撒但一会(北派)地区的南派真耶稣教会接纳撒但一会的人作先知讲道
       北派只存在大陆部分地区,后来湖南又出现一种偏离真道的真耶稣教会,和北派有些区别,但都是撒但一会。我们知道外教会(外教会都是撒但一会)的信徒必须要重新洗礼才能成为我们教会的信徒。然而,对于以上所说撒但一会的信徒,没有北派等撒但一会地区的南派真耶稣教会,那里的长执传道后来居然认可撒但一会的,容许撒但一会的人在我们教会做先知讲道,并且做执事管理教会。如深圳一真耶稣教会就容许北派不愿接受更正洗礼的人作先知讲道并管理教会,虽有人指出来,但他们不听。并且,在前不久,此人再次被两广圣工会认定为当地教会的执事,并继续作先知讲道(
此人在上一届作执事是由不明道理的信徒选举出来的)。


八、神如何处置教会中撒但一会作先知讲道的人,即耶洗别式的先知以及他的党类和与他行淫的先知,神何时会让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

    A、使徒时代,神先让人把耶洗别式先知的相关情况宣告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众人知道,包括他拒绝教会让他受洗、教会负责人不听劝告继续容忍他作先知讲道等。然后又让约翰写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负责人,告知该负责人神很快就会让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接着让人把信的内容宣告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众人知道后,神就会让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接着神再让人把约翰写给推雅推喇教会负责人信件的相关内容宣传给众教会知道,然后就刑罚不肯悔改的牧人

        感谢神,《启示录》第二章第二十节至二十三节讲述主耶稣责备推雅推喇教会的负责人容忍耶洗别式的先知教导信徒。耶洗别是亚哈王不遵守神的命令而娶的外邦女子,她不是以色列民,也不愿意接受以色列的信仰,却要教导以色列民。自称为先知、又教导信徒的人就是在该教会作先知讲道的人,可主耶稣为什么要称他为“耶洗别”呢?主耶稣说他自称为先知,就是主耶稣认为他是假先知。怎么假呢?既然主耶稣称他为“耶洗别”,那么,该假先知就一定和耶洗别有共同的特征。我们得知耶洗别特征是不接受人家的信仰,却要教导人家的信徒。原来,此先知与耶洗别一样是外来人员,即非推雅推喇教会的信徒,他也与耶洗别一样坚持以前的信仰,即认为自己以前的教会是神的教会,所以不愿重新接受洗礼,其实他是撒但一会的人。主耶稣说自己曾给过此假先知悔改的机会,但他不肯悔改(启2:21),说明主耶稣曾经让负责人劝过该假先知要重新受洗,但他不肯接受。主耶稣也曾经叫人告知过该负责人不可任用耶洗别式的假先知,但该教会负责人不接受(这是该教会负责人第一次收到关于耶洗别事件的信件)。刚开始,主耶稣是让人劝告他不要任用耶洗别式的先知,只有他长时间不听从,主耶稣才会责备他。又因为主耶稣说刑罚耶洗别式的先知和他的党类以及与他行淫的人之后,众教会就会知道事情的原委并要称颂神的公义(启2:23),因此,我们得知原来是有人把这些事情宣告给众教会知道了。否则,不明白情况的信徒看到那么多牧人死亡和遭难,就一定会埋怨神,甚至离开神。既然主耶稣说自己曾给过此耶洗别式先知悔改的机会,那么大家也一定会知道有这么回事,否则,大家就会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主耶稣曾给过他悔改的机会呀!因此,我们得知在约翰写信之前就已经有人把耶洗别式先知不肯悔改、教会负责人纵容他继续作先知讲道等内容宣告给了耶洗别式先知所在教会的众信徒和周边兄弟教会的少数信徒以及少数远处的信徒(这是众人第一次得知关于耶洗别式先知的事情)。所以,约翰这次写信是推雅推喇教会负责人第二次收到关于耶洗别式先知事情的信件,不久众人也会知道此信的内容(这是众人第二次听到有关耶洗别式先知的事情)。然后,主耶稣就要叫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过后,神会给时间让与耶洗别式先知行淫的先知悔改,并让人将此信的内容并耶洗别式的先知已经卧病在床的信息告知天下的众教会。接着,那些与耶洗别式先知一起行淫的先知,就是虽是神的选民,作先知却不忠于神道理的信徒,神要让他们与耶洗别式的先知同受大患难(启2:22-23);并要杀死所有耶洗别式先知的党类,就是与他一样都是撒但所种稗子作先知的人。

B、末后真耶稣教会

        在末后的日子,当真耶稣教会补破口的(赛58:1、12)第二次写信给众人,就是写信给耶洗别式先知所在的当地教会的众多信徒和周边真耶稣教会的少数信徒以及少数远处的信徒,告知大家教会负责人容忍耶洗别式的先知教导信徒,神给耶洗别式的先知悔改的机会但他不肯悔改,并告知大家神将要刑罚耶洗别式的先知后,神就会让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

       第一次写信给众人是在二零一六年底,末后真耶稣教会补破口的曾将本地方(深圳)一真耶稣教会耶洗别式先知的事情揭露给众人知道,并预言他很快会卧病在床。为此补破口的被教会威胁一个月内若不悔改就要被开除,补破口的以为神要搭救自己就会让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所以,补破口的误认为耶洗别式的先知将会在一个月之内卧病在床。然而,补破口的错了,耶洗别式的先知并没有在一个月之内卧病在床。原来,那只是神把他曾给耶洗别式先知悔改的机会、教会负责人纵容耶洗别式的先知的事情让大家知道而已。补破口的因为众多的罪孽,而不能完全明白神的旨意(诗5:8),但补破口的遭遇教会要开除自己(要灭其的灵命)并自己的罪孽众多都记在《诗篇》第四十篇。也正如经文所记载,神搭救补破口的没有被教会开除(诗40:17)。

       感谢神的带领,在二零一三年十月,  补破口的明白北派在我们南派的人应该重新接受洗礼,于是补破口的就把这一信息告知自己所在地方教会的负责人,因为这儿有一个北派的人作先知讲道。负责人当时也认同这一道理,就去劝说此先知要重新洗礼,但他不接受,因为,以前福建长执会的人认同他在我们教会作先知讲道。此后,负责人就去询问广东省圣工小组和福建长执会的意见,但他们都认同此人可以继续作先知讲道,不一定要重洗,如果地方教会愿意,也可以重洗。此后,该负责人就认为此先知不用重洗就可以继续作先知讲道。约在二零一五年六七月间,神带领补破口的明白此先知就是《启示录》第二章所说的耶洗别式的先知。不久此耶洗别式的先知遭遇重大车祸,补破口的以为这次就是神让他卧病在床了。补破口的就把《启示录》第二章关于耶洗别式先知的经文都发给该教会负责人看,并指出此北派先知就是耶洗别式的先知,但教会负责人不认同补破口的说法。所以《诗篇》第四十篇第一节说“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因为补破口的向他人说此耶洗别式的先知已经卧病在床,但他却起床拄棍行走了,所以,补破口的就耐性等候神让此耶洗别式的先知重新卧病在床。因此,当教会定了时间要开除补破口的,补破口的就认为那时间就是耶洗别式的先知重新卧病在床的时间。但补破口的这一错误也在记载在圣经当中(诗40:1)。

        感谢神,《启示录》第十章第九至十一节讲述天使叫约翰把小书卷吃尽后就会对多国、多民、多方、多王再说预言。感谢神,真耶稣教会成立后,敬畏神的信徒只要看圣经就能明白神的旨意,因为神为我们真耶稣教会的信徒预备了全备的圣经,因此不需要有人说预言。约翰预言的内容是末后信息,时候没到是没有人能明白的(但12:4)。只有到了末后的日子,神才会兴起补破口的来宣讲这些预言。神让补破口的宣讲末后真耶稣教会的过犯、罪恶(赛58:1),只有神带领其明白了教会的真实信仰情况,补破口的才能去宣讲,所以,我们得知神一定会带领其去明白教会的真实信仰情况(补破口的身处末后的日子)。《启示录》第十一章第一至二节讲述神带领约翰明白末后教会信仰的真实情况,乃是外邦人践踏圣殿的三年半(启11:1-2),因此,我们得知神用约翰指代补破口的,同时也得知补破口的要向众人宣讲末后信息。补破口的宣讲教会的过犯、罪恶也是宣讲末后信息。

        当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后,那些被神分别为圣的虔诚人(诗4:3),就会接受补破口的所传圣经上的末后信息(赛58:12),并且会帮助补破口的在世界各地的真耶稣教会宣讲牧人都是假先知(赛56:9-12、亚11:15-17),信徒都偏离了真道,教会中没有了圣灵,神即将要刑罚真耶稣教会不肯悔改的牧人等末后信息(犹1:3、诗50、诗7)。先知中神的选民则要与耶洗别式的先知同受大患难(启2:22-23);先知中撒但所种的稗子都要被神杀死。由于刚开始只有补破口的一个人在宣讲(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后神才兴起虔诚人帮助宣讲),所以,真耶稣教会其他地方的耶洗别式先知因没有人指出他们的问题,所以神不会以耶洗别式先知来对待他们。如果他们听到耶洗别式先知卧病在床的消息后能切实悔改,就能免去刑罚,否则,神就会以耶洗别式先知的党类来对待他们。


九、帮助补破口的宣传末后信息之信徒的美好结局

        感谢神,主耶稣说推雅推喇教会其余的那些不从耶洗别式先知和他的党类以及与他行淫之人教训的信徒,他们若能继续持守,就能得到神赐给他们用铁杖辖管万国的权柄(启2:25-27)。但他们持守的是什么呢?在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在约翰写信之前已经有人写过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负责人了(因为经文中主耶稣责备他容让耶洗别式的先知教导众人,说明有人劝过他不要再让耶洗别式的先知讲道了,他不听从)。因为该教会负责人不肯悔改,所以,后来那人就把这些事情也告知诉了推雅推喇教会一些信徒。这些人帮助把信的内容宣传给了推雅推喇教会的众人和周边教会的一些人,以及少数远处的一些信徒。否则,大家就不可能知道主耶稣曾给过耶洗别式先知悔改的机会、教会负责人纵容耶洗别式的先知教导信徒。主耶稣要求这些帮助宣传的信徒在约翰写信后该教会的负责人后能继续持守,就是要求他们继续宣传,直到主耶稣来刑罚众假先知之时。主耶稣应许那些不从那教训,把真理、真相宣传给众人,并持守到底的信徒将来要作神的见证人,有神赐的权柄可以辖管万国,别人无法害到他们(启2:26-28、启11:3-6)。我们知道,除了主耶稣有能用铁杖辖管万国的权柄外,只有末后神的两个见证人才有如此权柄(启11:3-6),其中一个是补破口的(启12:5),另外一个就是帮助补破口的宣传的信徒(启2:24-28)。主耶稣的应许明明是给推雅推喇教会得胜信徒的,为什么应许的内容之一却是末后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才能得到的呢?原来,所有时代的信徒都有可能碰到教会中有耶洗别式先知存在的情况,正如主耶稣所说的“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但神赐的用铁杖辖管万国的权柄却只有在末后的日子,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才能得到,他们就是真耶稣教会帮助补破口的宣传耶洗别式先知的党类和与之行淫先知将要被神刑罚等事件的信徒。又因为在末后的日子,真耶稣教会的牧人都是假先知,他们要么就是耶洗别式先知的党类,要么就是与耶洗别式先知行淫的人,所以,这些帮助补破口的宣传的信徒就要宣传真耶稣教会所有的牧人都是假先知,神即将要刑罚真耶稣教会不肯悔改的牧人等末后信息。因此,我们也可以用推雅推喇教会其余不从耶洗别式先知等假先知教训的信徒指代帮助补破口的宣传的虔诚信徒(诗4:3)。

        其实,撒但一会的存在对于神的教会并没有什么大妨碍,但神的教会若认同撒但一会的人,并接纳他们在教会中作先知讲道,这就是主耶稣所憎恶,并要刑罚的。撒但一会的人在神的教会中作先知讲道,就是盗贼(约10:1-2),就是主耶稣所说的“耶洗别”(启2:20)。主耶稣称赞非拉铁非教会的负责人遵守神忍耐的道、没有弃绝神的名。到底他遵守的是什么忍耐的道呢?又是什么困境几乎要使他弃绝神的名呢?为什么主耶稣说要使撒但一会的人来他脚下拜呢?根据这些经文我们得知,非拉铁非教会的负责人遵守神忍耐的道应该跟教会认同撒但一会,并让撒但一会的人在教会中作先知讲道有关。并且我们还得知他在此事上遵行了神的旨意,最后神让撒但一会的人来他脚前下拜,使他们知道神爱此教会负责人。非拉铁非教会和推雅推喇教会都位于土耳其,但它们分属于两个不相邻的省,距离也挺远的。如果非拉铁非教会的负责人知道推雅推喇教会有撒但一会的人作先知讲道,即使他在非拉铁非教会宣传推雅推喇教会耶洗别式先知的事情,因并不是所有的信徒都认识此耶洗别式的先知,也不会有很大的反响,所以,我们推测是非拉铁非教会也有耶洗别式的先知。原来,非拉铁非教会负责人和推雅推喇教会负责人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所以主耶稣对他们的要求也相同,只不过他们二人的处理方法不同而已: 推雅推喇教会负责人是不肯悔改,继续纵容耶洗别式的先知教导信徒;非拉铁非教会的负责人则恰好相反当有人告知非拉铁非教会负责人该教会中有耶洗别式的先知时,此负责人明白道理后就决心革除耶洗别式先知的职务,但教会里其他长老、执事不同意,于是,他就把耶洗别式先知的事情向大家宣传,也就出现了他艰难守道的局面。  “ 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说明非拉铁非教会负责人是寡不敌众的[如果教会里的其他长执传道同意,就不会出现该教会负责人艰难守道的局面(启3:8)]“我必快来,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启3:11)”,感谢神,在约翰写信的时候,那时主耶稣还没有让耶洗别式的先知卧病在床,因此,主耶稣要非拉铁非教会负责人持守所有的,就是表示主耶稣要求该教会负责人要继续宣传,以使牧人有机会悔改,也使其他信徒得知事情的真相。如果该教会负责人从此不再宣传了,他就得不到本来他可以得到的冠冕。这一点与主耶稣对推雅推喇教会那些不从耶洗别式先知等假先知教训之信徒的要求是一致的,就是要求他们继续宣传,不能就此罢手。 “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是指主耶稣再临前世上众人受试炼的日子(路21:25、赛24),非拉铁非教会的负责人绝不可能活到主耶稣再临前的日子,所以这一条他是不可能得到的。只有末后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才能活到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日子,因此这也是特指末后真耶稣教会因撒但一会为真道争辩到底的信徒,就是为之宣传的信徒,所以,我们也可以用非拉铁非教会的负责人指代末后真耶稣教会帮助补破口的宣传牧人都是假先知、不肯悔改的牧人将要被神刑罚等末后信息的信徒。

        感谢神,以上两段经文都是讲述在末后的日子,真耶稣教会的一些虔诚信徒帮助补破口的宣传牧人都是假先知、信徒都偏离了真道,教会中没有了圣灵,神即将要刑罚真耶稣教会不肯悔改之牧人,然后,神就会把圣灵赐给悔改的信徒。他们得胜后可以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免去试炼,得到神赐的权柄可以用铁杖辖管万国。就是将来他们出去传道的时候拥有神赐的权柄可以击杀那些要害他们的人,并能随时、随意用各样的灾殃攻击世界。他们与补破口的一起成为《启示录》第十一章中神的两个见证人。


   十、为什么神会容许撒但兴起五旬节运动及其系统的教会以及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来搅扰真耶稣教会?
       撒但就是抵挡的意思, 神容许撒但来破坏救恩,目的是让信徒遵守神的命令而胜过撒但的破坏。当主耶稣还未降生时,撒但就激动东方的博士来以色列寻找那生下来要作犹太人之王的。东方的博士相信占星术,所以撒但就通过让他们看到那颗星从而把他们引到希律那里,希望借希律之手来杀掉刚出生的主耶稣。神并没有直接去阻止撒但,而是派天使去通知主耶稣肉身的父亲约瑟,让他们搬家去埃及躲避希律。由于约瑟的顺服、配合,所以撒但的诡计没有得逞。

       当撒但兴起五旬节运动及其教会时,神没有阻止;当撒但激动魏保罗成立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的时候,神也没有阻止;当万国更正教耶稣教会高举神的名四处扩张,使人们都觉得它就是神在东方兴起的教会时,神也没有阻止。神是通过保护张巴拿巴和张灵生在真耶稣教会成立前(真耶稣教会成立于一九一八年下半年)不受魏保罗的洗,而在真耶稣教会成立后互相施洗,成为真耶稣教会的第一代信徒。神在魏保罗成立的教会基础上设立真耶稣教会,因为人们都认为魏保罗的教会就是神设立的教会。接着,神在真耶稣教会成立不久后击杀了魏保罗,再接着,就分别出撒但一会,因为神的羊不听从盗贼。然而,张巴拿巴和张灵生不明白道理,不明白神的作为,没有认清魏保罗等是撒但一会。相反却模仿魏保罗的祷告模式,并传播他的更正教,使得张巴拿巴最后被撒但掳走,张灵生没有力量,最后教会被撒但一会所控制。后来,神出手使北派控制的真耶稣教会几乎消亡,后来教会认识到北派是偏离真道的教派,最后认识到北派是撒但一会。

       感谢神的带领,愿我们真耶稣教会能早日清除教会中撒但一会的人;愿更多的牧人听到虔诚人(诗4:3)所传的在末后的日子,真耶稣教会的牧人都是假先知,信徒都偏离了真道,教会中没有了圣灵,神即将要刑罚不肯悔改之牧人等末后信息后能切实悔改!

        愿一切荣耀归于主耶稣基督和父神!


请长按二维码添加《真耶稣教会道理的更正与重建》,愿神祝福大家!





Copyright © 全国螃蟹养殖供应社@2017